欢迎来到益通防腐有限公司,咨询热线:13931757272

网络民意通道仍通向网下-ITBEAR科技资讯

发布时间:2019-11-15 19:44

 网络民意通道仍通向网下-ITBEAR科技资讯 得到一些媒体热捧的“网络问政元年”以及诸如此类的表达,似乎正在被越来越多的证据所证实。最新的注脚是,刚刚闭幕的两会已成了一场网民问政、议政的狂欢。更为人熟知的是,在两会召开之前的2月28日,温家宝总理也做客中国政府网与网友进行了在线交流。从“胡温”近年来对网络民意的高度重视看,总理与网友在线交流不过是一脉相承的寻常活动,但照例引发了网民的热情追捧。外媒也表示了高度的关注,比如BBC就感慨,“这种媒体参与和民众参政热情在西方极为罕见”。
  
  网络问政的制度化也有了不少的进展。3月16日的《人民日报》以专文介绍了山西省委在重视网民意见方面的制度化成果。文章称,“开通网上通道以来,指定专人负责每天浏览相关网站,下载网友留言。去年至今的14个月中,张宝顺对社情民意工作有关材料批示71条次,其中对人民网网友留言批示58条次,经过督办和转办,已全部落实并答复网友。”据说这个“网上通道”已经形成了从接收到督办、转办、反馈,一环扣一环,每个环节都有专人负责的良好的运行机制。
  
  应当承认,对于官员而言,学会倾听,愿意倾听也是一种进步。但“网络民意”的落点仍在民意所议之事,而不仅仅在于希望官员倾听民意。从技术上分析,网络开辟了中国民众参与政治的一条新渠道,并为“协商性民主”或“参与式民主”进入中国的日常政治生活提供了广阔的空间,其革命性意义应予充分肯定。但是也要看到,如果网上的民意传递与网下的权力运行不能形成良好的互动,则“网络问政”结果很可能流于“网上的归网上,网下的归网下”这一尴尬境地。
  
  权力本位的主导,制度保障的缺失,使得网络问政仍不得不依赖于它指向的对象。如发生在2008年的山西娄烦溃坝事件中,真相一度被地方所遮盖。《瞭望东方周刊》记者孙春龙起初是利用传统的信息传递渠道,包括向地方和职能部门举报,撰写内参和新闻稿件等,但都如石沉大海。孙春龙于是在其博客上发表了《致山西省代省长王君一封信》,公开了自己对娄烦溃坝事件的调查情况。后来的事实我们都知道了,是温家宝总理在直递中央的网络舆情上作出批示之后,相应的核查才迅速展开。而山西那个“一环扣一环”的“网上通道”,当时似乎并没有发挥其应有的作用。
  
  如我们所知,山西娄烦溃坝事件之所以当初被捂盖子,正是源于地方保护和地方责任主体的刻意阻挠。地方党政部门主导的“网上通道”也同样会面临既得利益者的种种阻碍。网络的好处正在于它在传播面上超越了地方,才获得了为更高层领导所知悉的机会。或许这就是中国式“网络问政”的意义,也是众多公民纷纷要赶赴网络之约化身网民的动力所在。
  
  因此,对于地方党政机关而言,更应懂得,网络问政的出口其实仍在网下。作为政治上层建筑的民主,不可能仅仅通过技术而得以根本解决。网络改变了民主的形式,但网络并不能改变国家权力结构本身。网络和网络问政同样都在体制之中,权力之下。若在日常公权力的运行机制之中,民意是畅通的,民智也常常能为公权力所汲纳,“网络问政”也就仅仅只具工具的作用。
  
  若网下的问政渠道“此路不通”,“网上通道”又怎会是“一路通途”?网络问政的通道其实并不在网络,而在网下的现实社会和政治生活之中。

特别提醒:本网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本站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如若本网有任何内容侵犯您的权益,请及时联系我们,本站将会在24小时内处理完毕。


网络民意通道仍通向网下-ITBEAR科技资讯金沙4166


上一篇:数字生态加速发展,用友斩获“卓越生态建设”殊荣-ITBEAR科技资讯

下一篇:与国际标准接轨 360加入全球最大隐私保护组织IAPP-ITBEAR科技资讯